游戏直播的真相:俱乐部成无本生意与平台钱荒

[导读]国内游戏直播市场风光无限,却难掩背后的苦涩

表面上,国内游戏直播市场风光无限,却难掩背后的苦涩。根据多位资深从业者的反馈,至少存在五个现象容易被误读:主播身价虚高、俱乐部成无本生意、平台钱荒、游戏版权利剑高悬、中国电竞超越韩国等。这一切均与直播平台之间的斗法有关。

主播虚高的身价与真实收入

一件最近发生的小事最能说明这个问题。近日,某暂离游戏直播行业两年的从业者,在重返行业后直呼看不懂现在的游戏直播了,“为什么以前10万能搞定的事儿,现在要加2个零?” 言下之意,指的是2013年顶级主播身价大约20~30万,如今最高涨到了3000万。

也难怪她看不懂,千万签约金已经远远偏离主播的真实身价。现在的游戏直播平台,已经陷入烧钱买人争抢市场份额的怪圈。一旦一家平台挑起挖角大战,其他家只能无奈跟进。

据业内人士解释,主播的身价在于能为平台带来的真实收入,变现方式通常为虚拟道具、淘宝店等形式。主播又分为两种:视频点播节目的主播与直播主播,早期主播多为点播主播,比如小苍、Miss。她们通过淘宝店变现,收入做到了千万甚至数千万,但与平台无关。

目前,直播主播更多依赖平台的生态圈变现,即虚拟道具等,不过变现能力远逊于点播主播。关于直播主播的收入,最近刚好有一个案例——PLU曝出了2周收入20万的直播主播,一度被惊呼创造了业内记录。一般来说,道具收入一年100万已属顶级主播行列。

另一个现象是,重金签约的主播,赚钱能力反而越差。原因在于签约金已经高到令主播就没动力去取悦观众,不需要依靠平台的生态圈赚钱了,反而是小主播更会赚钱。

既然主播身价虚高,那么未来不免会回落。有业内人士预判,时间点有可能在明年。首先,顶级主播属稀缺资源,早已被各直播平台瓜分完毕。其次,烧钱模式难以为继,而一年之后将是合同到期的日子,届时主播身价有可能暴跌。

俱乐部成无本生意

2014年底,电竞圈开始流行一个新说法,“做俱乐部需要花钱吗?!”据记者了解,2013年,经营一家职业俱乐部一年的成本大约200万,包括选手工资、训练场所、运维费用等。随着职业选手身价暴涨,俱乐部的成本增至数千万元。奇怪的是,经营成本上去了,俱乐部的老板们却不用花钱了。

原来直播平台们在为俱乐部买单,甚至免费为俱乐部提供选手。其中的逻辑如下:直播平台需要内容吸引用户,选手相当于吸量的IP,越出名的选手越吸引观众,可选手的名气依赖于通过俱乐部参加比赛。于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战棋从韩国挖来一批职业选手,双手奉送给WE俱乐部打比赛。

俱乐部需要做的,只是跟平台签约,保证在该平台打比赛即可。不论选手身价增长多少,成本都可以转嫁给平台,俱乐部本身已无需开销。目前,一只LPL职业俱乐部的直播权已经卖到了2000~3000万/年,OMG俱乐部的报价甚至高达5000万。有必要指出的是,这里的赛事直播权指的的非LPL赛事(如练级赛、排位赛),LPL赛事直播属于腾讯。

在外人眼中,往往误认为是富二代炒高了身价,实在是冤枉了富二代。富二代虽然为了俱乐部投了不少银子,但也精明的很,真正不理性的是直播平台。据接近王思聪的人士透露,王思聪曾私下表示,“花那么多钱都是‘屏(S)蔽(B)词’”,着实给直播平台们扇了一记耳光。

中国电竞超越韩国与平台钱荒

看着一批批一流选手被中国公司买走,给韩国人留下了一个印象:中国电竞已经超越韩国。据业内人士反应,不少韩国电竞从业者见面时常常以此恭维中国电竞人,相当一部分中国从业者坦然受之,但也有部分人不免受之有愧。

“我跟韩国人说扯淡,差远了,2年前还没你们工资高呢,直播平台乱烧钱而已。”一位直播平台高管说,“韩国的训练、选手素质、俱乐部、节目制作水准等都高于中国。”

按照该高管的话说,“乱烧钱”制造了以上“虚妄的假象”,另一方面,“投资人并非无限存在”。多位业内人士透露,斗鱼由于前期签约主播过猛,现在已经陷入钱荒境地,正急于下一轮融资。同时,其A轮投资商红杉资本,并未参与后面的融资。面对疯狂烧钱,投资机构开始变得谨慎。

对于其他直播平台来说,尚谈不到钱荒,但成本压力陡增。战棋的背后是边锋和浙报传媒,2014上半年财报显示,边锋的净利润为1.39亿元,尚可用利润支持战棋;YY虽然财大气粗,却也有些无奈。业内传言得知旗下主播被挖后,直播业务的预算大幅增加;PLU的龙珠直播入场最晚,但背靠腾讯和软银,心态最为闲适,冷眼旁观而已。

利好的一面是,直播平台已经探索出成熟的盈利模式,大致为虚拟道具、电商(如淘宝店)、页游联运和广告,前三种为主流收入,广告收入仍有限。有必要指出的是,直播平台收入的核心是粉丝经济,即ToC模式,因此虚拟道具和电商是重要衡量指标。

游戏版权利剑高悬

关于游戏版权,有一种极端的情况:如果游戏开发商把职业选手的声音、头像等信息去掉,只播放第一视角的比赛录像,合法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会令第三方直播平台沮丧。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游戏画面属于游戏公司,确实可以这么做,但代价高昂——破坏行业规则的一系列后果难以评估。

退一步讲,游戏开发商控制着赛事、俱乐部、选手等上游资源,至少可以在赛事转播权、选手签约上做些小动作。因此,有直播平台高管感叹看不懂烧钱买人的行为,并表示重金签选手已失去意义,对于第三方直播平台来说,培养较少受赛事控制的主播,以及生产内容才是正解。或许,第三方直播平台们是时候罢兵休战,考虑一下合作的可能性了。

作者:阿越 2015-02-09

网友评论
人物专访
一语中的 发人深省时评观点
数据分析
任天堂16-17财年前三季度财报:纯利润1029亿日元
任天堂16-17财年前三
2016二次元手游:79%自研 66款进iOS畅销前100
2016二次元手游79%自
Top10游戏企业自研手游流水611.5亿 腾讯网易占51%
Top10游戏企业自研手
移动游戏
过去10年移动游戏大规模发展 未来10年势头仍将延续
过去10年移动游戏大规
Pokemon GO升级后调整玩法 将看不到口袋妖怪足迹
Pokemon GO升级后调整
AppAnnie移动应用趋势预测:手游电竞需求将增长
AppAnnie移动应用趋势
企业风采
乐逗游戏亮相GDC 推动全球游戏产业发展
乐逗游戏亮相GDC
第七大道七年纪:创始人曹凯感恩回馈离职老员工
曹凯感恩回馈离职员工
游族网络陈礼标:立足精品原创 布局全球市场
关于40407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网站招聘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0115号-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粤网文[2012]0525-076号
深圳尚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北区清华信息港科研楼610室 电话:0755-27821881
Copyright © 2009-2014 www.4040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