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导读]1月18日早上6点,任天堂发布新产品Nintendo Labo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谈起任天堂,我们会想到马里奥、精灵宝可梦、塞尔达......

1月18日早上6点,任天堂发布新产品Nintendo Labo。这个用瓦楞纸、橡皮筋和Switch手柄拼接起来的设备充满儿童式的乐趣——拆掉瓦楞纸,跟着图纸说明,像做手工一样把它们组装起来,你可以得到自己动手做出的钢琴、鱼竿、遥控汽车,甚至可以背着VR盒子与机器人大战几个回合。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随后的一天里,它成了无数网站的头条。关于介绍Nintendo Labo的微信号文章,不少也获得了10万以上的阅读量。“任天堂”这个名字,甚至再一次与“重新定义游戏”联系在了一起。

在火热又竞争压力极大的游戏市场,任天堂走出了差异化——软硬件上全面开花,基于旗下IP的《精灵宝可梦GO》,带动了AR游戏风潮;而Switch凭借《马里奥奥德赛》与《塞尔达传说》的加持,成为2017年最受欢迎的游戏主机。这次Nintendo Labo,又一次显示了这家主机厂商的创造力。

当人们讨论游戏是否可以改变现实的时候,任天堂已经迈出了最坚定的一步。

转型的开始

时间回到2015年,任天堂面对的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市场,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已经占领了世界。

智能手机的销量节节攀升,iOS应用商店带来的软件分发模式,又促使手机游戏以每年上万款的速度出现。任天堂软硬一体的游戏体验,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主机方面,也许任天堂也没有预料到2015会是Wi U生命周期的倒数第二个年头,这台概念新颖的游戏主机2012年发售以来,就被笼罩在上代Wii的阴影之下,成为任天堂历史上表现最差的游戏机:Wii U至今全球销量约为1300万台,远远落后Wii的1亿余台,最终惨淡停产。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而掌机市场已经被手游敲碎。

此前欲分一杯羹的索尼早早作退出状,逐渐停止了对PSV后续游戏的开发支持。任天堂是市场上仅有的玩家,但彼时3DS似乎也衰落了,距离这款掌机上市已经有5年,时间证明了任天堂曾极力推崇的3D功能并不讨喜。人们留着3DS,是舍不得上面的任天堂游戏。

在危机的驱动下,任天堂做出了改变和妥协。2015年3月17日,任天堂和DeNA共同宣布,将联手DeNA把任天堂的经典游戏形象搬上手游,未来两家公司将共同为移动设备开发游戏。

这项宣布,无疑是一声号角,开启了任天堂过山车般刺激的两年。

马里奥与精灵宝可梦

2016年,马里奥与精灵宝可梦,一次又一次占领了社交网络。

这一年是《精灵宝可梦》20周年,而在前一年,马里奥大叔刚过完它30岁的生日。

在8月21日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头戴红帽、Cos成马里奥大方登场。

马里奥还是2016年苹果新品发布会上的明星。彼时,突然出现的“马里奥之父”宫本茂,让玩家们头一次真正看到马里奥在手机上的样子。随后,手游《超级马里奥跑酷》在App Store上开启预约登记,很快就打破了记录。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目前任天堂再手游上仍然是蹒跚学步,《超级马里奥跑酷》、《火焰纹章英雄》(Fire Emblem Heroes)和《动物之森:口袋营地》(Animal Crossing: Pocket Camp)等手游,还没有明确地向外界展示任天堂如何利用手游赚钱。

不过,在手游上,任天堂真正的主角还是宝可梦。

《精灵宝可梦GO》的成功至今无人复制。这款结合AR技术的游戏,让玩家疯狂地走出家门,成群结队地到每一个城市的角落用手机捕捉和搜集宠物小精灵。

在这款游戏的高光时刻,用户每日花在上面的世界已经超过了美国最大的即时聊天应用Whatsapp,达到43分钟23秒。

《精灵宝可梦GO》的开发商Niantic,凭借精灵宝掀起的AR游戏热潮,成功拿到了2亿美元的B轮融资。甚至有传言,目前仍有公司希望将游戏引入中国。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任天堂也还在为如何开发一款成功的手游挠头。《超级马里奥跑酷》下载量巨大,在上架苹果应用商店的头四天内就获得了4000万下载,但当需要花上10美元解锁全部游戏时,许多人犹豫了。马里奥没能给任天堂持续带来收入,任天堂总裁君岛达己就曾表示,游戏的取得的收入不及公司预期。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即使《精灵宝可梦GO》现象至此,它带去的收入,还不及2016年末发售的《精灵宝可梦 太阳/月亮》。

发售于3DS上的《精灵宝可梦 太阳/月亮》是掌机上《精灵宝可梦》系列的最新作品,无疑,它承载的是《精灵宝可梦》20年的历史,也可能是3DS上最后一款《精灵宝可梦》游戏了,对于陪宝可梦长大的一群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情怀。

不过,这款游戏更大的意义,可能是终于加入了中文语言支持。至此,任天堂游戏进入“中文时代”。

“找回童年”

和迪士尼一样,任天堂总是最适合创造童年情怀的一家公司。

现在来看,迷你红白机(美版名称为NES Classic Edition)更像是任天堂为了应付2016年圣诞假期没有产品可卖的无奈之举——3DS步入生命周期的收尾阶段,尚有《精灵宝可梦》支撑;Wii U已被宣告死刑;Nintend Switch直到2017年3月才有眉目;新出的《超级马里奥跑酷》手机游戏没有达到预期。

没人想到,这款主机零售价60美元、配备原装手柄,预置了30款经典游戏的小型游戏主机,立即成为当时最热门的礼品。发售日当天,美国地区包括亚马逊内的多数经销商的存货几乎立刻销售完。社交网络上,到处是人们买不到这款游戏机的抱怨。

仅仅用一款复刻的复古游戏机,任天堂就轻易挤入了当年圣诞假期档的游戏机销量榜单,让微软和索尼艳羡。

迷你红白机的热销,出乎任天堂的预料,更无意中开启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贩卖古早游戏机的迷你复刻版。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我们在2017年9月还等到了SNES经典版,SNES在全世界的销量达到了4910万套,仅次于任天堂家用主机中的Wii和初代红白机。

正如纽约时报评论的,那些“买任天堂迷你红白机的人,可能都是为了找回自己的童年。”

不再“混蛋”

2017年发售的Switch,让任天堂真正超越了自己。发售9个月,任天堂公布Switch的销量突破1000万。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Switch仍然继承了任天堂的创意理念,这款既可以连接电视成为家用主机,又可以随身便携作为掌机的游戏机,销量将XBOX和PS4远远甩在身后。2017年6月,Switch的势头终于让任天堂股价自2008年以来再创新高,并超过了老对头索尼。

而且,不断创造热销记录的Switch,不仅是一个特殊的游戏主机,其上更搭载了大量杰出的游戏作品。

随Switch同时发售的《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几乎是游戏史上最好的首发游戏,刷新媒体评分记录的同时,更带动了Switch初期热销。

翻看2017年的任天堂游戏发售表,类似《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这样创意和游戏性均为佳作的作品并不少,比如《超级马里奥:奥德赛》、经典的《马里奥赛车8》,乐趣横生的《神臂斗士》和《喷射乌贼娘2》带来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游戏体验。

在微软和索尼开始讲究起来画面,争夺画质优良的3A级大作时,任天堂回归“纯粹”游戏的路子既清奇,又让人生出好感。

任天堂的转型:找回我们共同的童年

而且,任天堂已经不再是过去那家保守固执的“混蛋”,它开始拥抱第三方开发者,吸引了《黑暗之魂》《毁灭战士》和《上古卷轴》这样的第三方大作,包括腾讯的《王者荣耀》。

甚至,这家公司还开始拥抱非任天堂的游戏系统。去年12月,任天堂与英伟达达成协议,在后者的Shield平台上发布游戏;此外,任天堂还在帮助马里奥来到中国——后者的市场潜力尚未被充分挖掘,考虑到越来越多的任天堂游戏出现中文版,它与中国粉丝的距离更近了。

事实证明,即使我们仍然很难说Labo是否会取得长远的成功,但是当任天堂做出了“最任天堂”的事情时,总会收获最疯狂的追捧。

毕竟说任天堂代表了一代人的游戏童年时光不足为过。仔细想想确实只有它给予了我们童年时期最有趣的时光以及那份对世界充满着好奇的眼光。
原文:界面新闻

作者:周天易 2018-01-19

网友评论
关于40407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网站招聘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0115号-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粤网文[2015]1504-214号
深圳尚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宝安28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园F座105-110 电话:0755-27821881
Copyright © 2009-2014 www.40407.com